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使用IE9或以上浏览器以获得最佳效果!
   接待部门:立案庭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 08:30 - 12:00 下午 14:30 - 17:30 咨询电话: 12368 投诉电话: 0570-6191919

【以案释法】一份遗赠抚养协议引发的纠葛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02日    阅读次数: 次  来源:民二庭  

文章字号:    标准          文章字体:  雅黑  宋体

1999年4月,家住开化县池淮镇的老吴安详地闭上双眼,离开了人世,不久老吴的妻子胡大妈也随他而去。而陪伴在二老身边的不是他们的子女,而是他们的邻居廖某某及其妻子韩大妈。那么,两位老人的儿女在哪儿呢?这必须要从一份遗赠扶养协议说起。然而就是这份遗赠扶养协议,引发了受遗赠扶养人与村民小组长达1年的纠纷,矛盾愈演愈烈。

大限将至签协议

上世纪五十年代,老吴经人介绍认识了当时虽离过婚但长相清秀的胡大妈,很快两人便结了婚。婚后生活虽不富裕,过的倒也平淡幸福,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人一直未能生育孩子。

眼看年龄渐渐大了再也没有机会生育时,胡大妈想到了自己与前夫所生的儿子汪某某。但是,已经长大成人的他面对母亲胡大妈时,态度十分冷淡。原来,当年胡大妈在汪某某三岁的时候就跟着戏班成员私奔,汪某某从小都是跟父亲相依为命,一直对胡大妈有所怨恨,对继父老吴更是毫无感情。

1998年,老吴眼见自己与妻子的身体日渐虚弱,而继子汪某某对两人也疏于照顾。同年12月24日,因老吴的身体越来越差,胡大妈的外甥女王某花与表弟胡某开到其家中看望,一同前来的还有邻居廖某某夫妻。当谈到担心以后无人照料时,老吴提出,希望由邻居廖某某夫妻负责照顾自己与妻子的生活,并在两人去世时负责丧葬事宜,自己则将死后的山、地、房子赠予廖某某夫妻。由于在场的几人之中只有廖某某识字,因此他就带着老吴与表弟胡某开到自己家中签订协议。此后,廖某某夫妻承担起照顾两位老人的起居饮食,直到二老相继离开人世。此后,廖某某夫妻便按照协议代管了老吴的房屋。

随着时间的推移,廖某某与胡某开也相继离世。老吴的房子便由廖某某的妻子韩大妈看管。

政策一出起纠纷

2017年,当地政府开展“大干三个月 环境大提升”集中攻坚行动时,认为老吴的房屋因年久失修属于危房,需进行拆除。同时,相应的拆除补助款50960元汇入了当地村委会。听到该消息,对于平时老实巴交靠种地生活的韩大妈来说简直是个惊喜。于是,她立即回家找到当年丈夫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向村民小组索要补助款。

   没曾想,村民小组明确地拒绝了韩大妈的要求,原因有四:一是对该协议的真实性存有疑义,因为协议上只有老吴夫妻和廖某某的签名纳印,没有第三人证明;二是廖某某夫妻当初并没有尽到协议约定的义务,老吴夫妻的身前身后之事分明是村民小组出钱出力料理的;三是当年老吴夫妻属于“五保户”,根据相关规定,“五保户”死亡后的财产属于无主财产,理应归村民小组所有;四是几乎在同一时间,老吴的继子,也就是胡大妈的亲生儿子汪某某也来到村民小组索取该笔款项。

2018年2月,因三方争论不休,韩大妈将村民小组起诉至法院,要求其将遗赠财产,即老吴的房屋拆除补助款50960元归己享有。3月20日,因为法定继承人汪某某申请参与诉讼,韩大妈遂决定放弃遗赠抚养协议,并根据《继承法》第14条之内容,将诉讼请求变更为继承老吴夫妻遗产的30%即15288元,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目前,该笔款项暂时由村委会代为保管,待法院确认后再发放给相应权利人。

   抽丝剥茧化矛盾

   4月13日,该案在体彩排列3专家杀码第四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

   上午8时,距离开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法院大门前已经站满了等待安检的群众。因为该案被告涉及到村民小组27户100余人,每家每户都派了代表前来旁听。

上午9时,庭审正式开始。三方当事人围绕遗赠协议的真实性、涉案房产(已转化为钱款50960元)是否属于无人继承的遗产、各方当事人是否享有继承权利(原告和被告能否享有酌情分得遗产权、第三人是否丧失法定继承权等)、遗产如何分配等问题展开激烈辩论。但是,因案情复杂,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4月28日,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审理,开化法院根据对死者生前扶养的具体情况和遗产的数额、其他继承人所尽的义务等方面作分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八条、第十条、第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之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将被继承人的遗产房屋补偿款50960元中的20%计10192元归原告韩大妈所有、40%计20384元归被告村民小组所有,另40%计20384元归第三人汪某某所有。

连线法官

中华民族历数千年来形成的尊老、敬老、爱老、养老之优良传统传承至今。尽管在当前日新月异的社会变革中,其形式发生着重大变化,但其中体现为公序良俗的善良、质朴之情感系实质内容。在继承纠纷中,这些传统、人伦和情感的寄托尤为突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推己及人,从孝及义,从人伦及人道,从自然及道德。所以,本院以为继承纠纷的处理原则可概括为:自主支配、身份基础、鼓励善行。本院尊重被继承人、继承人的财产和其他权利,也需维护基于身份关系的人伦之情,更要考量一个个可以行善的公民出于质朴情感为他人和社会的付出。具体到本案中,本院也有理由相信原告及其家人对被继承人夫妻俩身前的扶养较多,这样扶养体现在被继承人的生产、生活中,在劳务辅助和精神慰藉上。本院更会注意到在被继承人夫妻俩生病期间直至病逝后,被告承担了护理、安葬等事务。虽然被告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带有集体组织的公共属性,但根据《继承法》第14条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可以认为法律对赡养老人、扶危济困等传统美德的肯定和鼓励在此时应当颂扬,故被告也应视为是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因此,原、被告均应分得适当遗产。